首頁»便民

國道309收費站7月拆除,濟南國省道收費站“圍城”之困基本不再

    6月23日,一則“新聞”引發關注:國道309線濟南收費站于2019年7月1日零時到期停止收費。這意味著,繼省道102線章丘收費站撤銷后,濟南國省道向東已無收費站羈絆,“東大門”豁然開朗。環顧濟南主城區外圍,東西南北方向國省道已無收費站,在黃河以北濟陽區尚有國道220線濟陽收費站,距濟南黃河公路大橋50公里左右。可以說,濟南國省道收費站“圍城”之困基本不再,對于打造國際內陸港,建設區域性物流中心意義重大。

10年前收費站“圍城”,濟南難伸拳腳
“要想富,先修路”。讓濟南引以為傲的是東西南北國省道、高速公路發達,而另一方面由于四個方向諸多收費站羈絆,尤其國省道收費站“圍城”,一度讓濟南難伸拳腳。
在2009年,不管大車還是小車,想出濟南沒問題,只要交錢就行!向東,有國道309線章丘圣井收費站、省道102線章丘收費站;向西,有國道220線長清孝里收費站;向南,有國道104線長清收費站;向北,出濟南市區過黃河除了濟南黃河公路大橋收費站,沿國道220線驅車50多公里還有濟陽收費站。除了高速公路收費站,可以說濟南城區逐漸形成被收費站“合圍”之勢。
不得不說的是,2005年山東啟動了濟南都市圈規劃研究,以省會濟南為核心,加上淄博、泰安、聊城、濱州、德州、萊蕪等周邊城市為依托,形成一個呈圈層結構布局的都市經濟圈(即6+1方案)。濟南都市圈的一大突出優點是圈內城市間交通發達,形成“一小時經濟圈”,然而,由于國省道間收費站“攔路”,被社會詬病已久,一定程度上也制約了都市圈內城市一體化發展。
僅以濟南“北跨”戰略為例,由于當時跨河通道少,濟南黃河公路大橋收費站的存在,如同一只“攔路虎”,濟南一直跨不過黃河。再就是國道309線章丘圣井收費站,2009年全運會后濟南加速“東拓”,章丘也積極向濟南靠攏,而收費站人為設“障”,因此濟章間車流大部分涌向了世紀大道,令該收費站幾乎成為收費的“擺設”。
歷時10年搬走“門神”,打通東西南北大門
對濟南遭遇國省道收費站“圍城”之困,在十多年前就已為代表委員和專家所熱議,各界人士都在尋找“突圍”之道:到期堅決撤銷、政府補貼或減免、遷至市域邊界。事實上,在國家清理收費公路、成品油稅費改革的背景下,濟南歷時10年終于艱難地從國省道收費站的“合圍”中突圍。
成品油稅費改革。成品油價格和稅費改革實施后,山東是首批取消政府還貸二級公路收費的5個試點省份之一,自2009年2月28日零時起,一次性全部停止境內政府還貸二級公路收費,其中涉及濟南市的有省道104線長清收費站、省道248線商河收費站。
政府發文。2009年6月10日,國道220線長清孝里收費站停止收費,盡管該收費站未到收費截止期。此前一天,山東省政府發布《關于停止部分政府還貸公路收費的通知》,進一步完善政府還貸公路收費改革。同樣的還有國道104線長清收費站,在山東省政府發文后,于2011年12月30日停止收費。這樣一來,濟南的“西大門”和“南大門”相繼暢通無阻。
到期拆除。政府借貸修路—收費—貸款未還完—超期收費……這幾乎是前些年政府還貸公路超期“服役”相同的路子,并催生很多“站堅強”,省道102線章丘收費站即是一個例子。該收費站始建于1996年,設站立伊始規定收費4年,但2000年到期時延長3年,2003年下文再延長3年,2005年山東省政府再次下文索性將收費時間延長至2016年。最終,其于2016年12月31日停止收費。此外,還有濟南黃河公路大橋、平陰黃河大橋。
“靠邊站”。國道309線章丘收費站是地方政府經濟補償、得以遷建的一個例子。2012年12月,山東省政府在
《山東省人民政府關于同意國道309濟南收費站遷址的批復》中明確批復該收費站東遷。當時,該收費站收費截止日期為2014年6月30日,后又延長收費5年,2019年6月30日到期拆除。
政府補貼或減免。2016年3月16日起,濟南黃河公路大橋、建邦黃河大橋、濟陽黃河大橋對小客車免費,濟南的“北大門”終于豁然開朗。據統計,2015年3三座大橋通行小客車約1500萬輛,免費通行后給黃河兩岸市民帶來了便利,有助于加速北跨。同年9月,濟南北繞城高速對安裝ETC的濟南牌照小客車免費。

山東3年內取消普通路橋收費站,濟陽或提前停收
在濟萊行政區劃調整前,省道242臺萊線萊蕪棗園收費站已于2017年10月31日停止收費。可以說,國道220線濟陽收費站是濟南境內最后一個國省道普通路橋收費站點。據收費站工作人員稱,以貸款形式修的公路收取費用上繳國庫,濟陽收費站2008年投入使用,收費期15年。也就是說,濟陽收費站將于2023年截止收費。
在國道309線章丘收費站到期停止收費前,今年4月,來自山東省交通運輸廳的一則消息稱,為深入貫徹落實減稅降費部署,山東省將逐步取消一級公路(含橋梁)收費站點。目前,山東省已實現26處一級公路(含橋梁)收費站點停止收費,減少收費里程1297公里。3年內將逐步取消政府還貸國省道普通路橋收費站。
這也就是說,最晚到2022年底,山東境內政府還貸的國省道普通路橋收費站將全部取消,濟陽收費站有望提前停止收費。
國省道收費站“突圍”,高速收費站怎么辦?
在濟南逐步從國省道收費站“圍城”之困中突圍后,濟青高速、京臺高速、京滬高速等諸多收費站又擺在人們面前。尤其隨著濟南“大三環”崛起,繞城高速已成為“內環”,在北繞城高速有條件實現免費后,繞城高速能不能擴大免費通行范圍呢?
今年2月,在山東省政協十二屆二次會議上,山東省政協委員、省社會新階層黨外知識分子聯誼會副秘書長徐言軍帶來一份《關于濟南繞城高速免費通行及有效緩解交通壓力的提案》。徐言軍說,濟南市設立長清區、章丘區、濟陽區后,繞城高速現已成為市內主要交通線路,因此建議“凡在濟南市區各入口上繞城高速公路的車輛,且在市區內出口、機場高速出口下高速的車輛一律免費通行”。
在2018年11月的一期電視問政節目現場,濟南市交通部門負責人曾稱繞城高速要實現免費通行,還存在“東、西繞城高速若免費可能形成新的堵點”等難點,推動繞城高速免費通行“很有可能是需要政府‘買單’一部分”,但“非常有希望能夠實現免費通行”。
幸运赛车app软件下载